桂网论坛APP

关注桂网微信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
网信息办公室权责清单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
信息办公室行政权力
运行流程公开互联网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优先发展网络战略力量

2017-02-16 10:56:16    来源:学习时报

分享到: 收藏
 网络空间成为国家综合安全的命门。网络战争现实化、网络战场全球化、网络对抗常态化、网络攻心白热化、网络建军正规化的大势,无人可挡。优先发展网络战略力量,积极抢占网络战略制高点,对于我军队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网络战略力量的主要特点

    网络战略力量,是指通过网络空间来实现预期结果的能力。从当前发展及未来可能的走势看,主要有以下特点。

    组成多元。近年来发生在全球范围内的重大网络事件表明,军队网络战略力量是网络空间竞争的主力军,政府部门、私营机构网络战略力量是网络空间竞争的重要部分,民间“网络战士”是网络空间竞争的重要补充。

    专业性强。网络战略力量具有极强的潜伏性和难预测性,且以光速进行、瞬时产生效果,监测预警难度大;一旦行动奏效,损害效果叠加放大或非线性阶跃,具有典型的“蝴蝶效应”。2010年,“震网”病毒攻击了伊朗布什尔核电站和纳坦兹铀浓缩厂的离心机,造成近千台离心机报废,迫使伊朗核能力建设延迟2至3年,开启了网络攻击软手段摧毁国家硬设施的先河。

    破坏性大。网络战略力量破坏力不亚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2008年俄国与格鲁吉亚“五日战争”中,俄军以格方的电视媒体、政府网站和交通系统等为目标,开展全面的“蜂群”式网络阻瘫攻击,导致格政府机构运作混乱,物流和通信系统崩溃,急需的战争物资无法及时投送,战争潜力受到严重削弱,直接影响了格的社会秩序、作战指挥和部队调度。俄罗斯军事学说已将网络攻击手段定性为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并保留了运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或核武器反击的权利。

    技术先进且相生相克。网络战略力量发展速度快、更新换代快,技术物化为装备的周期短。当前,微处理器的速度每18个月翻一番,主干网带宽每6个月增加一倍,各种新型电子信息设备层出不穷,各种应用软件目不暇接。网络空间对抗是信息领域的攻防斗争,网络战略力量使用的手段在对抗中相生相克、不断翻新。常规通信受干扰催生了跳、扩频通信体制,跳、扩频通信的出现又催生了频率跟踪干扰、相关信号干扰等新型电子干扰手段;防火墙、信息监控技术的发展,使翻墙软件不断升级,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网络战略力量的发展趋势

    由从属性力量向关键性力量发展。以往网络战略力量主要是为其他力量提供信息保障,处于从属地位;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制网权统揽其他制权,网络战略力量由从属地位向主导地位加速转进,成为维护国家安全的关键。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主权安全,“无网不胜”成为战争的新定律,世界各主要国家围绕网络空间的发展权、主导权和控制权展开了新一轮的角逐,特别是美俄坚持在实践中运用并不断发展。

    由维护型力量向专业化力量发展。以往网络战略力量主要是维护网络化信息系统和各类网络传输系统,网络攻击和防御属性均不鲜明。当下各领域对网络空间深度依赖,世界主要国家无不竭力打造网络空间攻防能力,主要军事强国的网络战略力量业已成为集网络侦察、网络攻击、网络防御等分工明确、专业化的正规军事力量。美国迄今已建成全球编制最齐全、力量最庞大的网军,并多次举行“网络风暴”系列演习。美国新版《网络空间战略》,首次公开把网络空间作战作为今后军事冲突的战术选项之一,明确提出要提高美军在网络空间的威慑和进攻能力。为适应新战略,美国防部提出2018年建成一支攻防兼备、形式灵活,具备全面作战能力的网络部队的建设目标。

    由军地自主向军民融合发展。军队网络战略力量的发展相对于民用领域起步较晚,且由于军事对抗的保密性和作战目标的特定性,往往自主发展。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军队自身的网络战略力量难满足多样化任务的需要,必须学习借鉴地方民间技术手段,整合地方网络资源,实现军民融合发展。网络空间能力建设对人才、智力、经验等软件环境要求极高,加上地方汇聚了丰富的网络资源,军民联手推进网络空间能力发展成为时代的强音。

    由单一模式向“网电一体”发展。现阶段,网络既包括计算机IP体制网络,更包含大量复杂的预警探测网、卫星通信网、战术数据链等非计算机IP体制网络,传统的单一网络对抗模式难以应对网络空间的挑战。随着信息技术特别是物联网技术的发展,战场网中网与电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这为“网电一体”在技术手段上提供了可能。综合运用电子战与网络战手段,针对不同体制的网络左右开弓、断链破网,实现优势互补、体系破击,成为网络空间能力建设的最新指导。有资料显示,美军典型网电一体攻击装备“舒特”系统已从“舒特-1”发展到目前的“舒特-5”。据报道,“舒特”系统可通过敌方雷达天线、微波中继站、网络处理节点入侵敌方防空网络系统,能够实时监视敌方雷达的探测结果,甚至以系统管理员身份接管敌方网络,实现对传感器的控制。

    由非国家行为体向国家行为体发展。目前,网络攻击已从单个的黑客行为发展为国家、政治、军事上的对抗行为,攻击对象已从个人网站发展到国家、军队的重要信息系统,攻击“单元”已从单机发展到数万乃至数十万台终端,且能在瞬时释放惊人的攻击能量。尽管非国家行为体的恶意网络行为目的许多是非国家的,但由此所造成的后果却是国家的,无论是进行间谍活动,还是发表政治主张,或是发泄个人不满情绪,或是进行恐怖活动,都直接影响社会稳定、扰乱经济秩序、危及国家政权稳固。一旦因之作出相关反应,其行为主体一定是国家和军队,而不再是非国家行为体本身。

    网络战略力量的建设指向

    加强战略统筹谋划。网络空间竞争首先是战略运筹的较量。从国家层面看,网络战略力量的职能主要是降低网络空间的风险,维护国家正常运转。必须从国家安全的视角认清网络空间安全的极端重要性和现实紧迫性,将网络空间能力建设的着眼点上升到战略层面,在着力解决如何利用好网络空间的同时,努力降低国家网络空间安全风险,使网络空间安全成为国家繁荣与安全的重要支撑。从军队层面看,网络战略力量主要是夺取制网权。必须拓展军事视野,把网络空间作为制权行动的一个重要领域,以夺取制网权为核心,变革军事思想和观念,调整武装力量结构与构成,发展武器装备并采取新的战法。

    加快力量体系构建。维护网络空间安全说到底要靠实力。必须立足于网络空间能力建设的特点、规律,围绕我国网络能力体系核心要素和网络战略力量建设总体布局,以系统思维设计符合我国网络空间对抗规律和特点的体系架构,健全领导指挥体制机制,明确职能任务,理顺指挥管理关系。要把网络战略力量作为重要的新型作战力量突出出来,从组织建设、人才培养、装备发展、要素演训等各方面,采取超常举措,给予重点建设、重点保障。要常态化开展国家级网络攻防演练,检验理论、战法、装备及技术的有效性,全面提升网络空间综合防范能力。

    推进技术自主创新。网络空间对抗的实质是核心技术的比拼,必须加快推进网络信息技术自主创新。要把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作为战略基点,以国家创新体系为基本依托,集中力量突破网络发展的前沿技术和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关键核心技术,超前部署和重点发展信息技术和信息产业。要加速关键核心技术的国产化进程,加强安全测试和主动预警手段的建设,逐步完善我国网络空间的装备体系,全面提高我国网络空间能力。要遵循网络空间对抗的基本规律,按照“非对称制衡”方略,加大对量子科技、物联网和云计算等新技术的研发力度,以独创技术塑造实战能力,掌握网络空间安全发展的主动权。

    推动军民融合发展。网络空间能力的军民融合式发展,既是站在国家安全与发展的战略全局,对国防和经济社会发展统筹谋划,也是网络空间安全不能回避的客观事实。必须积极推动军民深度融合发展,全力推进我国网络空间能力配套建设。要综合军民需求制定顶层规划,以政策法规的形式明确网络空间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目标任务、方法路径、组织分工和基本要求等关系全局的重大问题,变军民融合发展为执法行为、组织行为;要建立健全军地协调、需求对接、资源共享机制,通过统一的领导管理机构组织协调军地的各类需求和重大工作,达成风险共担、资源共享、共同发展的新局面。要注重军民融合的界限区分,明确以民为主的发展理念和以军为主的作战理念,积极探索军民一体、优势互补的可行性渠道。(作者:穆志勇 潘友木)

相关热词搜索:力量 战略 网络

上一篇: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
下一篇:最后一页